您现在的位置是:LG博客 > 手机 >

从苹果的另一面,谈谈手机行业的ESG

2020-06-06 17:56:49168人已围观

2020年春季因新冠肺炎疫情冲击,全球供应链中断,需求弱化,手机出货量大幅下滑。第一季度全球手机出货量同比下滑12%,仅2.76亿部。其中,苹果iPhone的销售量为3670万部,而华为在美国贸易禁令之下,芯片供应及软件授权均受影响,手机销售量同比下滑17%至4900万部。
对一家手机厂商而言,供应链至关重要。供应链中断会导致供需失衡、质量欠佳等问题。因此,苹果在供应链管理上也不遗余力,在供货速度、成本、质量等各方面都持续优化。
库克在2011年接替乔布斯成为苹果首席执行官,此前他是首席运营官。当时库克的主要职责是负责公司全球销售与运营事项,其中包括苹果供应链的管理。
苹果现在每年定期发布《供应商责任报告》、《环境责任报告》,并要求供应商遵守相关的行业标准和行为准则。在社会压力之下,苹果还披露了《供应商名单》,其中包括两百多家供应商的名称和地址。这在十年前难以想象,当时苹果以保密为由,拒绝透露供应商信息。
苹果产品的精美,大家有目共睹。但它在ESG(环境、社会及治理)方面的变革历程则少为人知。让我们从苹果的另一面,来谈谈手机行业的ESG。
苹果的另一面
在今年新出炉的《供应商责任进展报告》中,苹果列举了供应商在社会、环境两方面的责任,并披露了它的新进展。报告同时提到,苹果是首家荣获中国公众环境研究中心(IPE)企业环境信息公开指数卓异品牌的企业。
苹果在ESG方面力求表现,这是时代趋势下所必需的改变,背后理由除了法律法规的要求、环保人士的监督外,还有来自股东的压力、行业同侪的期许。
从环境人士的监督看,九年前首先对苹果发难的,正是IPE。当时它联合了自然之友、达尔问等民间环保组织,前后发布了两份报告,披露苹果手机亮丽外表后不为人知的阴暗面。
第一份报告以《苹果的另一面》为题,于2011年初发布,揭示了苹果在华供应链中存在的各种疑虑,涉及职工安全、环境污染、劳工权益等,问题多端。例如,2008年联建科技公司要求员工用正己烷替代酒精,擦拭手机显示屏。正己烷挥发速度快,可提升工作效率,降低次品率。但是,正己烷对健康有害,最终导致49名员工慢性中毒,造成神经损伤。2009年更发生了举世瞩目的富士康员工坠楼事件,前后共12起,引发了世人对苹果供应商劳工权益的疑虑。另外,苹果供应商的环境污染案例亦层出不穷,当年就高达27例,甚至有多家供应商在夜阑之际以暗管非法排污。
对于这份报告所指问题,苹果迟迟未予以回应,这惹火了民间环保组织,决定更深入调查苹果供应链的问题,其后以“污染在黑幕下蔓延”为附标,发布第二份《苹果的另一面》。这份报告更把苹果和惠普、戴尔等公司相比,以凸显苹果的躲闪、逃避和不透明。在巨大的社会压力下,苹果终于开始转变态度,与IPE等民间组织展开对话。
股东积极参与
除了环保组织外,各利害相关方也对苹果施压,要求改正,包括苹果最不能忽视的投资者。
针对苹果产品对青少年用户的负面影响,笔者曾撰文《扭转苹果:股东积极主义在国内可行吗》(2020-05-26,澎湃商学院),提到股东以积极行动对付苹果,以期扭转其负面行为。事实上,股东对付苹果,早在2007年就已开始,当时ESG资管机构Trillium就曾依股东之意代行权利,向苹果提交股东议案,要求消除产品中的两种有毒物质:含溴阻燃剂和聚氯乙烯塑料。这类提案最终固可进入年度股东大会,成为被表决的议案,但更常见的诉求是成为一个抗议运动的集结点,藉以要求企业改变不当行为。企业通常在考量利弊得失后,会同意自动整改,以交换提案在表决前就被撤消。
这个方法果然奏效,苹果公司承诺在一年过渡期内,逐步放弃使用含有有毒物质的零部件。面对众多对苹果环保问题的指责,乔布斯更主动出面,坦承苹果存在的问题:“苹果在创新领域是领导者,我们希望也能成为环境领域的领导者。”
2010年,Trillium的关注点是富士康的多起员工坠楼事件,它与其他四十多家投资机构共同发表公开声明,谴责苹果供应链工作条件恶劣的问题。不久之后,公平劳工协会(FLA)针对富士康的劳工权益及工作条件进行了调查,并要求富士康打开大门,由董事长郭台铭亲自带队引导媒体及劳工团体参观。一系列的积极行动,终于促成苹果及富士康的整改方案。
此外,苹果还遇到过一系列关于网络安全和隐私相关的争议问题。投资者也积极参与,提交股东议案,要求苹果就隐私及数据安全风险做出解释。
与其他企业一样,苹果的利益相关方有消费者、股东、员工、供应商、民间环境组织、运营社区等。苹果手机热卖,表示它受到消费者激赏。苹果获利丰厚,富可敌国,表示它在分红上足令股东满意。但是,今天股东看的不只是股利,还有公司的ESG,而苹果这方面的行为显然令股东不满。正是股东的参与、非营利组织的呼吁,才驱动苹果的ESG变革。
实质性ESG议题
一家企业的ESG变革,应从何处入手呢?世界上有几套知名的ESG评级体系,包括MSCI、SustainAlytics等。打开任何一家的ESG议题表,发现真是琳琅满目,范围广、议题多。譬如,MSCI的企业无形资产价值评级,就把ESG视为一个拥有3维度、10主题、37议题的庞大系统。但是,一家企业能致力于所有的ESG议题吗?还是在资源有限情况下,选择性地聚焦于某些特别相关的ESG议题呢?
从整体社会角度看,ESG实践都应有助于可持续发展,至少可守住“不伤害他人”的底线。但是,当人力、财务及时间资源都有限时,企业的ESG实践不可能涉及所有的ESG议题,而应聚焦于某些对它攸关重大的特定议题。攸关重大应与企业的利益相关方相连,常涉及这些相关方的权力、身份的正当性、诉求的紧迫性等因素,而这些因素最终都落在企业的财务绩效上。
那么,企业如何发掘与它攸关重大、会影响其财务绩效的ESG议题呢?事实上,ESG议题虽多,但各议题对不同行业下的实体企业,会产生不同程度的影响。譬如,S维度下的数据安全性对通信行业攸关重大,但对农产行业则否。反之,E维度下的土壤保护对农产行业就攸关重大,但对通信行业则否。现实世界里的很多案例,更凸显了企业对某些攸关重大之ESG议题疏失时,其财务绩效会受到损伤。
对于各行业攸关重大、会影响财务绩效的ESG议题,可持续会计准则理事会(SASB)已经从经验中归纳出一些通则,进行梳理,并建立了一个完整的框架。更具体地,ESG议题可分为实质性(material)与非实质性(non-material)两大类议题,而分类重点落在财务表现和运营绩效上:实质性ESG议题对企业绩效会产生影响,而非实质性ESG议题则影响甚微。
依据这个框架,可持续性议题可分为环境、社会资本、人力资本、商业模式创新、领导力和公司治理等五大类,其下可再分为26个子议题,包括空气质量、企业伦理、商业模型的稳健性、用户隐私等。另一方面,行业可分为食品饮料、健康医疗、基础建设等11个主行业,其下再分成77个子行业。基于这个框架,SASB制订了一份实质性地图,把各议题对11个主行业的实质性分成三个等级:对行业下全部公司都有实质性、对行业下多数公司有实质性、对行业下少数公司有实质性。
手机ESG与财务绩效
这个框架下的系统看来虽然庞大,其实并不复杂,企业只要能把自己归入所属行业,就能找到对应的ESG议题。
对于苹果,其主营业务的收入来源以iPhone手机销售为主,其2019年年报显示,iPhone手机净销售额为1424亿美元,收入占比超过五成,而整个硬件产品收入占比超八成。因此,依据SASB的行业分类,苹果属于技术及通信行业,而归为硬件类子行业。从SASB的实质性地图看,与硬件相关的实质性ESG议题有供应链管理、原材料采购、数据安全、员工多元性及包容性、产品周期管理等。
不过,苹果实际上并不单纯是一家硬件公司,它还提供软件及内容服务。这就包括了苹果商店、音乐、电视、云存储等方面的服务。苹果的次要行业归属于互联网媒体及服务、软件及信息技术服务子行业。其相关实质性ESG议题就有用户隐私、数据安全、竞争行为等。
另外,苹果不是有边界的传统制造业,而是无疆界的新制造商。苹果只掌控研发设计,而生产组装等则由富士康等外包厂商处理。但苹果处于供应链的核心位置,掌握话语权、定价权,故其实质性ESG议题除了“供应链管理”外,亦包括供应商所对应的实质性ESG议题。
事实上,SASB框架所指出的这些实质性ESG议题,正是苹果过去被挑战的痛点,也是它ESG变革的重点。特别是,打开苹果每年定期发布的《供应商责任报告》《环境责任报告》,其中指出的ESG目标及每年实践进展,也是以这些实质性议题为主。
当然,在ESG的时代趋势下,企业必须实践ESG,也关心它对财务绩效的影响。过去有一种迷思,认为企业的ESG评级与财务绩效正相关:当企业的ESG评级总分高时,其财务绩效亦较佳。但SASB对实质性ESG与非实质性ESG的区分,显然打破了这个迷思。
事实上,针对于此,学者进行了研究,结果有以下三点主要发现:
首先,企业在实质性ESG上的评级足以预测其财务绩效,实质性ESG评级较高的企业,其财务绩效优于那些实质性ESG评级较低的企业。
第二,企业在非实质性ESG上的评级,不能据以预测其财务绩效。
第三,企业在整体ESG上的评级,也不能据以预测其财务绩效。
总结而言,SASB所建立的框架,能帮助手机及其他企业看清什么是攸关重大的ESG议题,而有助于优化ESG实践的焦点。倘使企业能再通过对自身及同行的理解,针对实质性ESG实践的具体细节予以深化和权宜平衡,则应能有利于其长期的财务表现和运营绩效。
(作者邱慈观为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教授,是可持续金融、影响力投资、ESG等领域的知名学者;张旭华为上海高级金融学院社会责任投资专项基金研究员)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相关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