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LG博客 > 金融科技 >

“白银第一股”金贵银业秒变ST 还拖累两家金融

2019-10-09 21:11:02199人已围观

原标题:跌停!实控人违规占款10亿,“白银第一股”秒变ST!还拖累两家金融机构

中国基金报 莫飞

假期刚回来,又看到一家因实控人违规占用资金而走上ST道路的公司。

10月7日晚间,有着“中国白银第一股”之称的金贵银业公告爆雷:因公司实控人占用10亿资金且未按期归还,公司股票将被ST,超8万股东遭遇重击。

10月9日,ST金贵复牌,毫无悬念,股价一字跌停。截至当天收盘,ST金贵股价报收5.21元,超121万手卖单封在跌停板上。同日,深交所将ST金贵调出两融标的证券名单。

实际上,从8月份开始,ST金贵就甩出了连环炸:业绩断崖式下跌、高管层集体“跳船式”减持、公司债务问题缠身。而股东违规占用资金,更是将危机推上了极致。已有投资者担心,前车之鉴下,最后的导火索点燃,公司也将可能拉响退市警报。

更糟糕的是,由于ST金贵自身偿债能力有限,此前介入长城资产以及农业银行两家金融机构,可能也将因此被拖累。

10亿资金占用不还

金贵银业一夜之间被ST

国庆假期最后一天,金贵银业的股东们就收到了坏消息。

10月7日晚间,ST金贵发布公告称,因控股股东、实控人占用上市公司资金高达10亿元,且未按照约定日期归还,触发了深交所实施“其他风险警示”的情形。因此公司股票从10月8日开市起停牌一天,10月9日复牌,被正式带上“ST”帽子。

从公告来看,这次股东占用资金的情况实际上从8月31日披露半年报就已经展露痕迹。当日,公司披露了控股股东、实控人曹永贵占用公司资金情况。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曹永贵占用资金高达10.14亿资金,期间最高达14.42亿元,上述占用资金占公司近期审计资产比例为27.42%。

为此,深交所中小板公司管理部还就上述资金占用事项向公司发出了关注函,要求公司就占用资金的具体情况,包括占用时间、占用原因等问题进行详细说明。

9月7日,公司对上述关注函进行回复,公司控股股东曹永贵因自身资金周转需求,占用了公司的资金。目前,曹永贵已经成立了相关的工作小组,正在处置个人名下不限于个人拥有矿山资产、房产、应收账款及股权资产,计划在2019年9月30日前向公司偿还所占用的资金。

只不过,原本按照回复的情况,说好9月30日之前偿还占用资金,但显然这个承诺没有做到。国庆过后,公司被正式实施“其他风险警示”。

复牌当天,深交所公告,10月9日将ST金贵调出融资融券标的证券名单。

实控人亲友团精准减持

股民怒问:爆雷前跑路么?

原本不少投资者在知晓金贵银业发生控股股东资金占用的情况后,对公司危机的解除仍留存一丝期待。但在解决这一问题之前,却出现了公司一众高管集体减持的情况,而且还是清仓式减持。

这也意味着,仍在场内的中小股东们还在船上,驾驶这艘船的船长却提前跑了。有股民怒问,这种“跳船式”减持,是高管们知道了公司利空消息,打算提前跑路么?

8月13日晚间,ST金贵发布公告称,公司总裁曹永德、副总裁张平西、董事许军、监事会主席冯元发、监事马水荣抛出集体减持计划,并在15个交易后六个月内通过集中竞价或大宗交易方式减持所持公司股份。

其中,减持最少的是曹永德,连续6个交易日减持67.75万股,套现426.26万元;而张平西则连续3个交易日(9月25日至27日)合计减持259.66万股,套现1495.19万元;期间减持最多的则是许军,直接在9月25日将持有的所有无限售条件股一次性全卖了,套现1058.2万元。

而从此前公开资料里来看,这批公司高管还是控股股东曹永贵的家族成员,比如曹永德的是曹永贵的兄弟,张平西则是张永贵的妹夫,而许军则是曹永贵的小舅子。

此外,早在高管们集体减持之前,ST金贵的一批高层人事变动就已经开始。4月22日,董秘孟建怡在年报发布前一周突然辞职,此后独立董事赵德军、喻宇汉也挂冠而去。7月27日,公司董事、副总裁、财务总监陈占齐和董事、副总裁刘承锰宣布辞职。至此,3个月时间金贵银业离职董事和高管已达5人。

董事长借钱不还、重要股东及高管们套现走人、中层干部集体离职,动荡不堪的ST金贵,因管理层的动作不断,而陷入了重重危机之中。

公司甩出“连环炸”

未来偿债能力堪忧

那么,对于当下的ST金贵而言,控股股东还清占用资金,是否就能解除危机?恐怕很难说。

相关文章

-